互金业内人士自述:三条业务转型路 每条都不好走

2019-01-25 14:36 admin 未知

原标题 互金业内人士自述: 转型网络小贷、助贷、导流平台 每条路都不好走

记者 陈植 上海报道

导读

“大家都害怕业务转型,反而把自己推入了另一个死胡同。”

“感觉三条转型路径,每条都不好走。”一家大型互金平台负责人赵诚(化名)感慨说。

在1月21日面世的《关于做好网贷机构分类处置和风险防范工作的意见》(下称175号文)提出“积极引导部分正常运营的机构转型为网络小货公司、助贷机构或为持牌资产管理机构导流等”后,他所在平台高层连续开了两天会议讨论业务转型的可行性。

“目前多数平台高层认为每条业务转型难度都不小。”他指出,一方面受制于监管压力,互金平台要申请网络小贷牌照的几率依然不高,另一方面助贷与导流业务遭遇银行设定的产品利率偏低、流量成本日益高涨等问题,导致经营压力骤增,几乎都难以“复制”P2P业务的高利润。

赵诚坦言,目前他所在的互金平台打算力争备案。但他最大的担心是,即便他最终拿到备案资质,但随着存量业务规模、出借人数量与借款人数量按监管要求持续下降,到时平台将缺乏足够高的利润创造能力,导致其海外IPO估值被大幅调低。

记者注意到,在175号文出台后,多家海外上市的互金中概股股价均出现一定程度的下跌。

“事实上,美国资本市场也担心,在175号文将机构退出作为当前主要监管工作方向后,互金平台备案进程将随之再度延后,甚至部分激进的机构投资者认为,即便目前登陆美国资本市场的中国互金平台多是行业头部平台,但这并不能保证它们就能不被清退——只要出现业务违规问题或逾期率大幅上涨(超过10%),它们将很快被划入清退行列。”一位美国投行人士向记者透露,175号文面世后,他们将进一步收紧协助中国互金平台登陆美国资本市场的门槛。

“当前多家中国互金平台愿意支付很高的费用,要求我们协助他们完成海外上市,但我们基本不敢接单,因为无论双降要求导致的利润下滑,还是175号文带来的平台清退新变数,都让美国机构投资者不愿再冒险。”他进一步指出。

申请网络小贷的“苦与痛”

“其实,我们最初打算向网络小贷公司转型。”赵诚告诉记者,但这个想法很快遭到法务部门的坚决反对。究其原因:一是不少地方金融监管部门早已暂停了网络小贷牌照发放,如今要针对P2P平台发放上述业务牌照,需要等待国家金融监管部门出台新的操作细则;二是不少地方金融监管部门在叫停网络小贷牌照发放前,就大幅提高了准入门槛,比如南方地区一些省市地方金融办要求发起方必须是上市公司、注册实缴资本超过3亿元、且拥有丰富小贷业务场景与多位资深金融领域管理人员等,如今随着监管趋严,地方金融监管部门即便重启网络小贷牌照发放,其准入门槛只会越来越高。

  • 上一篇:李开复:人工智能规则需要求同存异
  • 延伸 · 阅读